大腹皮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产后注射21天抗生素,被骗无数次,最后走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检查项目 http://news.39.net/bjzkhbzy/170914/5695892.html

今天分享一篇自学中医的文章,很多人都说中医好,就是遇不到好的中医,其实好的中医就是你自己啊。看完这篇文章,你就明白了!

1

我学中医是迫不得已,医院已彻底灰心,只有自学中医自救了

每个人学习中医的初衷也许都不一样,我回顾一下自己学习中医的原因也实在是迫不得已,是医院已经彻底灰了心,只有通过自己学习中医知识自救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网名梅边吹笛,山东济南人,女,职业是报社的编辑。

在没有生孩子以前,我的身体一直还可以,医院看病。

医院是在我刚怀孕的时候,我在当地的妇幼保健院做常规孕检,被告知尿检不合格,红细胞4个加号,我去拿化验单时,那个检验员看到我呼吸急促、很受打击的样子,很可怜我,告诉我说:“有时候检验结果不一定准,要不你再做一次尿检。”

我又做了两次,都不合格。

我拿着结果去找医生,是个女医生,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她姓韩,之所以清楚的记得她,是因为她对我说了句让我深受打击的话:“要不你把它做掉吧!我怀疑你有肾炎,肾炎要孩子很危险的。医院查查吧!你才28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以后还可以再要嘛!”

我不记得那天我是怎样泪流满面的回家的。

婆婆安慰我说:“我们那个年代怀孩子哪有什么检查,生下来不都好好的?没事的!别担心!”但我终是不放心,医院,挂号,找专家看,那是个男医生,他听我说完病情,毫不犹豫地刷刷开出五张检查单(检查项目都是让人看不懂的英文符号),让我先做检查。

我去窗口交费,天哪,光检查就多元!为了能顺顺当当怀一个孩子多少钱也得交啊,我当时钱没带够,赶紧又回家拿钱。

交了费,光做检查就做了三天,居然有一项检查是需要到肿瘤中心去做的,难道医生怀疑我肿瘤?老天保佑我,我不会有什么事吧。

总算做完各项检查,我拿着一叠化验单找那个医生时,他看了看,说:“呃——你这个情况嘛,也可以要也可以不要,要不你就继续怀着看看吧!医院去看看。”

就这样把我打发了,后来我想,这样的检查单医生谁都可以当啊。

再后来,医院,都是先检查,检查完都说些莫棱两可的话。医院了,整个孕期都很顺利,我上班一直上到预产期,孩子也是顺产,一切都好好的。

想到刚怀孕时那些医生的嘴脸,医院寒心。

2

医务室医生得知我打左克已经26天,非常惊讶,说:“这个药有副作用不能打这么久的!”

孩子出生后,坐完月子,我仍一直感觉身体很虚,虚的说话都觉得力不从心。

再加上自己带孩子又累,终于在孩子刚满三个月时,我病倒了。

浑身虚弱无力,发低烧,一检查是胸积水。当时是8月初,家人把我医院住了院,我噩梦一般的住院日子开始了。

医院当晚就给我挂上吊瓶,结果当晚我就彻夜失眠,失眠的那个痛苦啊,真是提起来我至今都心有余悸。

本来产后身体就很虚弱,带孩子操劳累,再加上整夜整夜的失眠,我简直痛苦万分,被折磨的感觉自己是在地狱里。

我对我的主治医生说我自住院以来整夜失眠,她说你那是想孩子想的,别想那么多了,配合医生积极治疗吧。

积极治疗就是打吊瓶,给我打的主要是左克,也就是左氧氟沙星,住院的日子里,每天上午时间都是躺在床上打吊瓶,每个病人都是这样。

住院期间,我曾对我的主治医生,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说:“孙医生,能不能把你的专业医书拿来给我看看,我想了解了解我的病,看医书上是怎么说的。”

她当时正在看我三个月大的女儿的影集,听我这样说,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之色,放下影集应付我几句就匆匆走了。

就这样打了26天吊瓶,抽出胸水两次,我终于出院了,按医生的嘱咐我还应继续打左克,医院带的药到我单位的医务室去打吊瓶。

当医务室的医生得知我打左克已经26天了的时候,非常惊讶,说:“怎么能打这么久?这个药有副作用不能打这么久的!”

我回家打开左克的药品说明书,才知道原为什么住院打吊瓶期间我常常整夜失眠了,原来是因为这个药的副作用,我不禁感到气愤:

为什么住院时我一再向医生诉说自己失眠很痛苦,难道医生不知道是因为药引起的?

难道医生没有看过药品说明书?

左氧不过是抗菌消炎的抗生素,难道没有其他同类副作用不大的抗生素代替?

为什么能给一个仅仅是胸积水的病人连续打抗生素26天?

想到医生在我提出要看医学书时那惊慌的眼神,我明白了:医生并不是以怎样最有效的方式把病人的病治好为目的的,从病人身上大量的检查、大量地用药以获得提成,充实他们的腰包才是真正的目的。

医院住院时的一幕:每天科室主任下班前都要到护士站的电脑上查看当天的住院费用情况。我感到一阵战栗,一阵悲凉……

我只有接受这个现实,医院算帐,我知道,渺小如我,医院又能怎样?

医学专业知识掌握在专业医生那里,我怎能较过他们?

我出院后停止打左氧吊瓶后,慢慢摆脱了失眠,总算能睡深睡好了,身体慢慢恢复起来,但是,我发现我的后腰部自出院后总是酸疼,一弯腰就疼,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那时我没有学中医,并不知道是因身体被大量的用过抗生素吊瓶寒凉过度造成的。

而且,我在住院期间被用了激素,我的胸积水虽然没有了,但遗留下后遗症,就是胸膜粘连,我不能大口彻底呼吸,左胸部老是梗的慌。

想想从前我身体好好的没什么毛病,住了一次院以后,就像一台旧机器,彻底的破败了。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学中医。

为了治我的后腰疼,我医院骨科,挂了专家号,是一个姓李的专家。

他给我捏捏,检查检查,开了个单子让我先去拍片子,花了80元拍了个片子后,他看了看说:“这个……很难说,你很有可能是强直性脊柱炎。”

他刷刷刷又开了几张化验单,说:“你再去化验化验吧!”有了孕期化验的深刻教训,这一次我学精了,不再轻信这些所谓的专家了,我先到网上查了查关于强直性脊柱炎的资料,这一查吓我一跳:这是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的一种病,经过对网上大量资料的详细了解,我很快断定自己绝不是什么“强直性脊柱炎”,因为强直的症状我一项也没有,而且也没有家族遗传。

这个李姓专家可真逗啊,真能忽悠病人,看来是吓人不偿命啊。

我的身体是慢慢恢复了,但是总是感到虚弱,而且又要带孩子,又得上班,还要干家务,孩子缠着我讲故事我都感到气虚的懒的说话。

到医院做过全面检查,什么毛病也没有,各项指标都正常。

这样子过了几年,一直忙孩子忙工作,身体虽然虚,但也没什么大病,胃口也很好。

直到年春节。春节期间,因为全家人一起聚餐,我吃的比平常多了些,食后觉得胃里不舒服,有点不消化。

过了段时间,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现在怎么瘦成这样了?我一照镜子,确实,瘦的脸都窄了,裤子的腰围都大了一圈。

而且我那时吃完饭老是觉得消化很慢似的,浑身没劲。于是,我来到省中医消化内科,打算找中医调理调理。

年3月24日,一个周六上午,医院。我在省中医看的第一个是W专家。

消化科的病人真多啊,那个专家带了两个实习生,一个接一个地看,忙的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

轮到我时已经快下班了。

医生询问了我的病情,做了记录,然后摸摸我的腹部,问哪里不适。

最后给我开了张做B超的单子,说怀疑我胆囊炎,让我先去做个B超。

做了B超后,我拿着单子给他看,上面写着“肝脏大小形体未见异常,肝表面光滑,肝实质回声均匀,肝内血管走行清晰,肝内外胆管无扩张。

胆囊大小:61X20MM,壁稍毛糙,胆汁透声欠佳。超声印象:提示慢性胆囊炎。”他一看单子就乐了:“呵呵,我说是胆囊炎吧!”对自己猜中病情甚为得意(后来我才知道,成年人10个做B超,6个都有慢性胆囊炎。

而且,这显然是一个西医式的中医,中医看病是整体辨证治疗的,哪能根据化验单看病呢。)

然后他胸有成竹,开了中药方。药方为:枳实45苏梗30川朴12云苓30炒白术12乌药12香附15降香9焦三仙各9莱菔子12半夏9黄连9大腹皮30青皮12甘草6又另外开了:六味能消胶囊3盒、胆木浸膏2盒(瞧瞧,中草药还得配这么些中成药吃,整个一卖药的啊)。

吃了一星期的药,老是放臭屁,大便都是黑色的。

又去复诊,还是这个王姓专家,听我说完服药反应,认为药已中病,调整了方子如下:柴胡12香附12郁金9黄芩15金钱草15虎杖9蒲公英30焦三仙各9茵陈15蚤休12五味子9赤芍12炒白术12枳壳30甘草6又开了中成药:十味蒂达胶囊3盒、胆木浸膏2盒。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坚持服药但感觉并没有明显好转,但那时的我一点都不懂中医中药,只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专家身上。又去找他看,依然上方,依然是十味蒂达胶囊3盒、胆木浸膏2盒。(我估计销售胆木浸膏的医药代表肯定乐开花了)

医院,看的西医。

医院的消化科都永远是那么多病人,一个年纪大的女专家还未听完我说的病情,就开好了检查单,让我先做个钡餐再来看。

我第二天去做了钡餐,先别提那钡餐喝的那像石灰水一样的东西有多难受了,本来胃就不舒服,更是觉得好象梗了一块石头似的。

结果下来了:心肺及食道未见异常。胃空腹见少量潴留液,充钡后呈钩形,位置张力偏低,角切迹位于髂棘连线下4厘米,蠕动可,壁软,胃黏膜增粗,紊乱,未见龛影,二三段肠管增粗,蠕动呈钟摆样,粘膜未见异常。诊断结论:胃炎/胃下垂/十二指肠雍积。

3

两个月过去了,我依然瘦弱,消化不好,我终于对Y医生失去了信心

我决定还是看中医,再换个专家看看。

那时我人已经极消瘦,还不到80斤,感觉也较虚弱。这一次看的是Y专家,据说是看消化很好的专家。消化科那个病人如潮啊,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我坐在诊室外面等着叫我的号,心里感到疲惫又绝望,但仍把能够治愈的希望寄托在专家身上。

应该说,专家也挺不容易的,每天要看那么多病人,即便对病人再有同情心,日复一日这样,恐怕也麻木了。

终于该我了,说完病情,看了我的钡餐透视单及B超单,Y医生给开了下方:厚朴15炒枳壳24木香10沙参30大腹皮30草决明24香附10佛手20荷叶6玉竹12莱菔子15竹茹9橘红6败酱草20

也给开了中成药:舒肝片2盒健胃愈疡片3盒(我没有胃溃疡啊,不明白医生为什么给开健胃愈疡片,那个舒肝片我试着吃了一次,觉得药片一直梗在胃里没法消化)就这样一直在Y医生这里吃中药调理,方子每次增减,增减草决明、佛手、木香、炒枳壳的量,但是两个月过去了,我依然瘦弱,消化不好。我终于对Y医生失去了信心。

4

网上那个老中医的方子我仅仅吃了两副,就开始腹泻。

这时,我已经找来中医书开始研究中医了,但刚刚入门,不过是看些药性歌赋和中药学,了解点中医基础理论知识。

也开始上中医的网站浏览,这时我发现了网上有一个中医论坛,有一个陕西老中医给网友看病,病看好了可以给他寄点纪念品,或者捐款,捐款的可以在第一时间看病开方。

网上看病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物,看到很多网友对老中医的医术大加赞赏,病急的我赶紧先去银行汇了元捐款,老医生很快根据我的病情描述开了方。

现在他的方子具体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其中有党参、白术、沙参,有大黄3克。我仅仅吃了两副,就开始腹泻,一天泻好几次,泻的我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话都说不出来了。那时已经是6月初,天气热起来,我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觉得自己呼吸极度困难,喘不上来气,命悬一线。

我已经虚弱的没法去上班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心情非常沮丧,非常绝望。

朋友推荐我去省中医针灸科去试试做针灸,据说针灸治疗胃病很有效。

在家休息两天后,我勉强能走动了,就去了针灸科。针灸科在我看来是一个挺神秘的地方,因为一般人都以为药才能医病,几根银针就能治病,不可谓不神奇。而且,针灸科里时常能看到外国留学生在这里实习,有欧洲的美国的韩国的。

我虚弱的断断续续说了自己的病,S医生很关切同情,她很快开了针灸处方:1、中脘、百会、内关、三阴交、足三里。2、脾俞、胃俞、肾俞。开了6天的单子,一交费,元。

应该说,S医生是有水平的,她扎的针不疼,说着话的瞬间就扎进去了。

扎针的同时烤电,夏天天气热,再烤电,整个人都觉得汗津津的。我扎了两个疗程12天,比刚扎针时稍好点,但仍是感到很疲惫虚弱。

因为要上班,所以我又换了一个在下午扎针的T医生。

又开了6次的针灸单子,针灸处方同前。我至今记得第一次去T医生的诊室扎针的情景,当时,T医生正在训斥一个看上去只有20出头的男青年病人,周围围了一圈实习生,我也挤进去看。

男青年很瘦,跟我一样瘦的形销骨立,他坐在那里无精打采地低着头,站在他旁边的他的母亲向T医生说他的病情。

原来,这个男青年因为沉溺于网络,现在茶饭不思,身体极度虚弱。我听见T医生大声训斥的声音:“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对得起你的家人,你的母亲吗?你荒废了学业……”T医生越说越情绪激动,一副义愤填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当时站在旁边的我想:天哪,要是我是这个男青年,我才不在这儿受训呢,我是来治病的,我也有自尊,本来就够痛苦了,需要的是抚慰,这样的严词对病情有何益呢?更何况你又不是心理医生。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纪大的矮胖女医生也围上来,一张口说东北话。我以为她也是医生,后来才知道她是从香港来学习的。

等那个男青年走了以后,T医生开始给我扎针,那个东北腔的香港女医生站旁边看。

T医生扎上针走了,她就和我聊起来,问我的病情,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如实告诉了她。

因为那时我已经开始学中医,有些理论就向她探讨,她让我张开口给她看舌苔,看了后,说:“咳!就是一虚症呗!”我听出她对我的病很有把握的口气,问她能不能给我开点中药配合扎针吃,她说等你扎完这疗程吧。

扎针的几天,我发现针灸科别的医生和实习生都不大搭理这个东北腔的香港女医生,我扎针的时候,她经常围坐在我旁边和我聊,她说她在香港有诊所,尤其擅长治疗糖尿病,香港人有钱哪,治好了病人家都送大彩电。

她用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弧形,表示彩电有多么大。我暗想:是不是暗示我得给她送点礼才能给我开药方呢?于是我扎最后一次针时,悄悄给她送了个小礼物。

等我扎完针,她悄悄把我叫到诊室外边的走廊尽头,把小礼物硬退还给我,说:“你这个病的确不是什么大病,阿姨能给你看好了。但是,也不是白看的。”

我背后撑着栏杆站在她面前,实在不明白我这样一个虚弱的病人能为她做什么。

她继续说道:“咱们都不是一般人,都是干大事的。我很快要回香港了,准医院,需要一个像你这样搞新闻专业的人才,你愿意跟我到香港去吗?”

看到我惊讶的几乎张成O型的口型,她进一步解释说:“我医院,李嘉诚你知道吗?”

我连连点头:“知道啊,那是香港的著名企业家、大富豪。”

“李嘉诚给我投资,我此次来大陆就是来招揽人才的。”

我觉得自己云里雾里的搞不清她说的是真的假的,就说我得回家跟家人商量一下,我请她给我开药方,医院呆两天,过两天再。

我回家给老公一说这事,老公当成笑话听,说:看病还能把人看到香港去?拉倒吧,八成是骗子。

那一阵子,因为身体非常非常虚,我虚到走5分钟的路都累得几乎倒下,而且我还要上班、照顾孩子,虽然工作很轻松,几乎和养着差不多否则我这样的身体根本没法上班。

人在身体极度虚弱时会对生活产生绝望的感觉,那阵子,我觉得自己是得了忧郁症了,我甚至想到万一我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的孩子怎么办。

这种时候,人是有求生的欲望的,我也理解了为什么报纸上那么多虚假夸大的医药广告还总是有人信、去上当,病急乱投医,人在那个时候是脆弱的,只要听说哪里有好医生、好药,宁可倾家荡产也要去看病买药。

这时候,我弟弟给我推荐了一个家传的老中医,据说其祖父是济南有名的中医,济南有一条街道就是以其祖父的名字命名的。

我简直把这当成了救命的消息,赶紧找到那个中医的诊所,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老中医先给我把脉,也不知是由于紧张还是虚弱,我的心跳很快,老中医微闭双目,凝神静气,把了好长时间的脉。

最后说:“我给你配点药吧!”然后起身转到后堂,过了好久,递给我一大包中药粉,让我回家冲水喝。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你是熟人介绍来的,本来这些药至少得一个数,给你打个对折,就收你块吧!”

尽管我惊讶我咋舌,但人家已经把药配好了,不买也不行啊,何况我还对这个老中医抱很大的希望呢!于是买回家,天天饭前冲水喝,倒是方便,不象那时候喝中药,天天得熬药,喝的我都快吐了。喝了20多天中药粉,一点效果都没有,我知道我又上当了。

5

四处求医反而到处上当,我不知道哪里能有一个良医能医好我的病

那是怎样的绝望啊,本来因为病已经很痛苦了,四处求医反而到处上当,我不知道哪里能有一个良医能医好我的病。

于是转而研习中医书,但因为身边没有人指点,也不得要领。我相信很多像我这样身体有病的人在求医过程中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从满怀希望到失望,从对医生的无限景仰到上当受骗。作为一个一点不懂医学知识,有了病完全要靠那些所谓的专家、医生的人,一旦得了慢性病就能体会到自己的无助和任人宰割了。

我的整个求医过程基本上就是一个不断上当受骗的过程,正因为不断上当受骗才让我捧起一本本中医书,在浩如烟海的中医文化里汲取知识,从而对博大精深的祖国医学吸引。

我的精彩的、不断上当受骗的求医经历仍在继续,因为那时我还不死心,还相信自己肯定能找到一个医德高尚又精通医术的中医能把我的病治好。(现在再看那时的我,简直就跟着了魔一般)

虽然我不再相信网上问诊的形式,但是,我经常浏览一些中医网站,一次,很偶然的医院中医科的F医生。

当时从一个中医网站上看到他的从医经历,医院工作,医院的网页,一下跳出一个直接和医生交流的聊天对话框。

居然是这个F医生在线与我交流!我又激动又兴奋,F医院和他当面交流,诊断病情。医院不算远,当时我就赶紧去了。

医院,中医科在一楼,有几个诊室,我不知道F医生在哪个诊室,就推开其中一个诊室的门问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请问F医生在哪个诊室?”

那个医生连忙说:“你进来!快进来!你有什么病?”一副要把我往里拽的架势。

我赶紧说:“哦,我和F医生已经约好了!”听我这样说,他才把F医生的诊室指给我。

我既满怀希望又忐忑不安的敲敲门,“进来!”F医生坐在那里,正和一对老夫妇谈话。

他看上去不过30出头,穿一身武警军装,可是已经是主任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医生都是所谓的主任医生)。

F医生对他们说:“再吃几副,你这病吃这么短的时间很难见效。”那老婆婆用几乎哀求的口气说:“可是我觉得没有疗效啊……”老夫妇走了以后,F主任给我看病。这个时候的我因为老被骗子医生忽悠,也长了心眼,对医生是既抱希望又提高警惕了。

F主任把我的透视单看了后,诊了脉,说:“你这就是胃下垂,只要胃下垂好了其他都能好了,我给你开点中药就能调理好。”只见他在处方上写着:“养胃方1号加:党参20黄芪15炒白术15柴胡9茯苓15升麻6……”那时我对脾胃病的一些基本方剂已经掌握了,一看就知道他给我开的是补中益气汤,只是不知道那个“养胃方1号”是什么,我也大开眼界,第一次知道中药方也可以这么开。

我心里已经有防范受骗的准备了,但我还想看看戏会怎样演下去。

开完药方,F主任拿起电话拨了号,说了句:“哎,你过来一下~”很快,来了一个身体壮实的小伙子,F医生把药方给他,对我说:“你跟他拿药去吧~”

我说:“啊?我想把药方带走,我不在这里拿药~”

F主任说:“那不行,我们这儿有规定,得在这里拿药,因为外面的中草药没法保证药效,而且我们药房会帮你把中药熬好。”

我说:“我上建联买药总可以吧,建联是连锁大药店,总不会有假药,熬中药我会熬,不需要你们这里熬~”

不管怎么说,F医生坚持不给我药方,我本想扭头就走的,但好奇心驱使我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于是在那个壮小伙子的“护送”下去窗口交费。

窗口一划价,多块!我知道补中益气汤顶多一副7、8块钱,这不明摆着坑蒙拐骗吗?

我借口钱没带够,又折回去找F主任,我生气地对他说:“医院就是这样给人看病挣钱的?这药我不拿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回到办公室,我打开电脑,医院的主页,那个F主任知道我必定会再来上网,已经在网上等着我了。

我刚一上去,他就向我道歉,说:“真对不起,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但是没办法,也是不得已,请你理解我,为了生活……”

偶然发现了一张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X鲁医院的宣传单,上面有对各个中医专家的介绍,有不少是省内知名的中医专家、博导、硕导,也是省中医的坐诊专家。

尽管我在看病过程中备受欺骗和打击,这张宣传单重又燃起了我的希望。

另一方面,我已经知道自己就是脾胃病,对中医的脾胃病很钻研,一直在看李东垣的《脾胃论》及《中医内科学》,但毕竟不是科班出生的系统学习,对自己的诊断不是很有信心,也想听听那些专家对我的病的意见。

于是,一个细雨蒙蒙的下午,我去了这个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X鲁医院。挂了号,我看见宣传板上标示有一个中医学博士也在坐诊,我知道这个中医学博士,他也经常上民间中医网,就先去他的诊室瞧瞧。

他的病人还不少,尽管他恐怕是里面最年轻的专家了。

我只是站在门口往里看了一眼,正好与他抬起来的目光相遇,让我怎么形容呢?我从他的目光里看到的是惶恐、游移的眼神,不像一个气定神闲的中医大夫,倒像一个仿佛干了坏事害怕被警察发现的小偷的目光。

我挑来选去,最后决定找宣传单上一位年纪较大的中医专家Z医生看病。Z医生看上去有60多岁的样子,头发斑白,面容清瘦。

诊室里就我一个病人,我向他说明自己的病情时,他仿佛坐卧不安似的,不象一个真正的中医大家那样沉静、专注,他左顾右看,眼神游离,一边听我讲病情一边唉声叹气,然后很快开了方。

令我惊奇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从医几十年的硕导、看上去让人尊敬的专家,开出的药方上竟然也赫然写着:养胃饮1号加党参、黄芪、白术……我立刻就明白了,医院。

我说:“Z医生,真正的中药方恐怕不是这么个开法吧!您能理解一个病人的痛苦吗?您自己家人如果生病您也是这么给他开方吗?”

Z医生也明白了我是一个久经考验的老病人了,他身体向前倾,从桌子上伸过头来,因紧张而显得语无伦次:“这、这、这药很便宜的,你先先拿两副吃吃试试……”

然后用更悄声的声音说:“看、医院,你还是上省中医去看吧,啊?”我不禁哑然。

医院回家的路上,想到自己这半年多来看病不断遭受的打击的被骗经历,至今没有遇到过一个有良心有医德的好中医,这个社会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种失望和绝望的心情交织着,灰蒙蒙的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医院其实只是招一些略有名望的中医大夫充个门面罢了,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营利,并非为了把病人的病治好。

我通过自己的看病经历对我国目前的医疗现状进行了反思:为什么当前医患关系这么紧张、医患矛盾这么突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九十年代医院推向了市场,确实,如果从外观、从硬件设施上来看,医院个个都高楼大厦、很气派,设施也都更新换代很先进,专家、教授也都比比皆是,为什么医疗纠纷反而与日俱增呢?

我想,医疗工作是与人民的健康、生命直接相关的工作,而医疗的市场化势必导致本该以人为本的事业向金钱向利益倾斜,当一个医生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